88个B站暖心视频与三个穿红马甲的年轻人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6-26 07:41     作者:365体育官网

  做慈善是“复杂”的,信任是一件难事,如何恰当地以一种“不伤害”的方式去帮助别人是一件难事,不去计较得失是一件难事。这是三个年轻人不断思索研究的课题。因此,从被帮助的对象那里,同样获得关怀的那一刹那,弥足珍贵。

  2019年11月,刘业华在B站发布了第一支视频。在所有88个视频里,贯穿始终的,是这群穿着红马甲的年轻人。在广阔的绿色田野里,红色永远是最为温暖和醒目的颜色。

  打开B站,在搜索栏输入“一点爱送温暖”,随机点开一个视频,映入你眼帘的是三个来自广西梧州的年轻人。

  和公众传统印象里做慈善的“圣人”“有钱人”不一样,这是一支纯草根的队伍,他们并不富裕,一开始还会为了团队的入不敷出而头痛。

  他们生于斯,长于斯,希望为这块土地上需要帮助的人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2019年底,这支团队正式成立,三个鲜活的年轻人也因机缘巧合凑到了一起。

  “一点爱”,是团队的名字,用他们5月5日在评论区的回复解释,显得朴实而恰当:“我们又帮不上大忙,能尽的只是一份微薄之力。”他们不会说太多“漂亮话”,宗旨也很简单:奉献爱心,传递社会正能量。它甚至显得有点干巴巴,比起一部分说太多而做太少的人,刚好完全相反。

  出镜最多的是刘业华,一位肤色黝黑、能在广西话和普通话间无缝切换的年轻人。年幼时,他家境艰难。这让他很早就懂得了穷困的苦涩。

  在他的记忆中,母亲曾做过一阵子的发廊,村子里若是有困难的人家来剪头,善良的母亲不会收一分钱。在他为老人孩子理发的视频里,常常有人惊叹他手法之娴熟,这其实是因为术业有专攻。受到母亲的影响,他17岁就开始学习美发,同样以开发廊为生,也继承了源自母亲的“义剪”传统。

  阿林是这支团队的摄影师,同时也是“劳苦功高”的司机,广西山路崎岖,去远一点的地方要借他的车前行。阿林小学毕业后没有再念书,因此个人账号上的视频里,字幕出现了许多错别字。为此他特地在评论区向网友们道了歉。网友们却安慰他说:“知识固然宝贵,但可贵的品格才是无价的。”

  老六更像是这个团队的活宝,他会在镜头前耍宝展示肌肉,也会表演一段即兴舞蹈,直到画外音喊他:“快走啦!”同时,他也是一个孩子王,手上抱着一个,地上一帮小孩子还追着他跑。老六喜欢狗,他在个人账号里经常会发类似“这么萌的狗狗!”“太可爱了吧!”的感叹。

  他们在录制的几十个视频中,经常性地穿着印有“残联商会”的红马甲,这方便帮扶的人家一眼就能认出他们。盼着他们来的老人,看见那一抹红色,隔着很远就招着手。有了残联商会的名义,也显得更加“正规”。上传的视频也没有多华丽的剪辑,基本属于画面的拼接,再加一段音乐,做了什么,就拍些什么。大部分都是展现所探访的因残致贫人士的日常生活。

  有时,各个村的扶贫干部会带他们一同前往探望,有时则是自己寻找到的。经过当事人的同意,他们记录下了这一切,上传到B站,网友们的观看和点赞,通过激励计划,能够兑换成一笔资金,用来维持团队开支。

  在他们的视频里,你可以看见这群年轻人骑着借来的三轮车,运送二手水塔,也可以看见他们背着锄头,费力地铲除河道里的淤泥,更令人瞠目的是,还能见证他们用木材建造棚屋、砍竹子垒灶台做竹筒饭的全过程。尽管有时,他们不一定很熟练,甚至显得有些笨拙。

  三个月,在b站吸引了超过15万的粉丝。这个结果,对这三个年轻人来说,已经足够不可思议。

  开始总是过于艰难的,慈善并不是给钱给物资这么简单。有的时候,陪伴和关心更为重要。

  在这支三人小队上门拜访时,冷漠和防备的目光,基本是初次见面的标配。好在年轻人们脸皮不薄,也有足够的耐心。

  除了扶贫干部,甚少有人同这些人热情地沟通交流,因此极少开口说话。三个年轻人的到来配上寒暄,显得分外突兀。对话只能以简短的句子缓慢展开。他们做好了心理准备。

  老人的棚屋暴露在野地之中,他双目失明已经十几年。一行人坐在用几条木板简单拼凑的桌子旁,一同分享着食物。刘业华把蛋夹到了老人碗里:“直接夹到你碗里哦,等一下怕你夹不到。”

  对于盲人来说,用筷子摸索着吃饭,就像用拐杖去探索一个崭新的世界。更多的时候,借助的是运气和感觉。

  渐渐熟络之后,他们发现,不同于大众对贫困人群的印象,老人虽然失明,但家中所有物件收拾得井井有条。因此,这群年轻人对老人十分尊敬。有时,他还会带上一把小木斧,出门砍柴,走上很长一段山路去集市卖柴。

  一次,在他们去探望的路上,正好看见老人背着柴火。身上背的一大捆柴,可以卖十块钱。

  老人听出是他们的声音,笑起来,“嗯,我送给你,不要钱,和你是老友,是老友。”

  像所有平台博主会遇到的那样,2020年1月份帮扶盲人爷爷的视频上传后,他们也遭受过质疑,因为视频也可以伪造。有网友评论,认为视频中出镜的失明老人,是装出来的。

  因为一个盲人,能够较为周全地照顾自己,舀水,做饭,太“假”了,迫于无奈,他们特地录了一期视频澄清。用黑布蒙住老人的双眼,然后让老人像往常那样舀水,靠着木棍摸索前行。在杂草丛生的乡野小道上,试探性地弯下腰,踩在附近水源的石头上,用红色的水瓢往瓶子里舀水。

  老人能够完成基本的生活自理,但是卫生条件仍然堪忧。储水的水桶底部会有不少污垢,即使他们帮忙几天一换,仍然会存在。问题的根源是:取水的小沟里有不少泥土沉积,只能由他们时不时提着锄头来铲。

  最后的结果是令人欣慰的,2月份,老人终于搬家了,村领导劝他回新房住。比起棚子,至少能够遮风挡雨。

  比起已经无比熟悉的老房子,新房子让老人感到陌生。担心爷爷会找不到东西放在哪里,他们就牵着他的手,一件件摸索物品,告诉他物品的陈列场所。

  但是,新的问题产生了——如何取水储水?不能让老人摸索1.5公里去原来的地方找水,那段崎岖的山路,对于年轻人来说都很危险。三个人终于找到了解决办法,从居民家中买到了闲置的水塔,水塔甚至比一人还高,运送是个难题。最后,他们好歹借了一辆三轮车,运送回了目的地。

  2月底的视频里,刘业华又骑着自己蓝色的电动车去买水管。40米的水管装了一下午,需要穿过树丛,爬到屋顶……当清澈的水流出的那一刻,他们终于欣喜地喊道:“有水来了!”

  泪水缓慢地从紧闭的双眼里流出。最后,他紧紧的握住了这群年轻人的手。弯下腰,鞠了一躬。

  做慈善是“复杂”的,信任是一件难事,如何恰当地以一种“不伤害”的方式去帮助别人是一件难事,不去计较得失是一件难事。这是三个年轻人不断思索研究的课题。因此,从被帮助的对象那里,同样获得关怀的那一刹那,弥足珍贵。

  他们定期回访,陪伴老人,今年疫情期间,还给失明爷爷送去了口罩。老六惦记着爷爷爱吃鱼,特地去菜市场买了一条新鲜的。小伙子们上门时发现,爷爷拜托了邻居买菜,要包“菜糕”给他们吃。放下手里的东西,他们感叹道:“包这么多啊?”

  老六勤快地去洗鱼和鸡肉,刘业华帮老人煮菜糕。几个人围着小小的桌子,热热闹闹吃了一顿饭。老人所有的感谢,都包在了馅料满满的菜糕里。他们知道,老人已经把他们当做亲人一般对待。

  今年4月份,春雨连绵,刘业华、老六和阿林去帮忙修老人漏雨的屋顶。刘业华大大咧咧穿着拖鞋,滑了一跤。好在是平房,摔倒在湿润的泥土地上,手臂和脚划出了血口子。他咬了几片草叶止血,发现难以动弹,拄着拐杖,被老六和阿林搀扶者回到了家。

  本想躺着了事,一夜过去,没想到伤势更加严重,拍片之后才发现骨头轻微地裂开了一点,只能在家修养。

  老人带着一个塑料袋来探望,说:“我拿点药来给阿华哦。”刘业华接过去,敏锐地发现袋子有一点漏。

  他的脚伤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不少b站的网友们挂念他,还有之前所帮助的一户人家,懂如何治疗脚伤,听闻后给他开了些中药敷料。为了安慰网友,老六在视频下面回复:“他的香港脚已经好多了。”刘业华说:“用不了多久,跑得比马还快。”只不过在养伤的这段时间里,就不能再去探望那些老人和孩子们了。

  做慈善,有的时候更像是为需要帮助的人寻找一种可能的出路,老人们可以通过定时的回访和物资捐献保证生活质量。而孩子们的出路,让三个年轻人深深地担忧。尽管他们的学历并不高,但他们知道:贫穷,往往意味着辍学,而辍学,会让他们丧失一个可能走出贫困的机会。

  像是只剩残疾老人和孩子们的家庭,最艰难不过,老人丧失劳动力,孩子却尚小。就像他们经常去的这户人家,这个家里有一位失明的老人,一个12岁的小男孩,还有他上初中的姐姐。男孩的父亲早已去世,母亲已经改嫁。家中唯一的老人,十年前因为眼疾耗光了积蓄,双眼也没有彻底治好。

  他们把网友寄的衣服和鞋子带来了。他敏锐地发现,男孩今天没有穿上次他们买的衣服。

  三个人特地带来了一笔伙食费,这些钱勉强能维持一年。在了解情况时,男孩的母亲说,没有钱的话,只能辍学了。这次来看男孩,他们特地带了习题册,并告诉男孩,照顾爷爷的同时,也不能把学习耽误了。因为学习是这个男孩最好的出路。

  上次走的时候,他们还给男孩布置了作业。这次来,他们对着答案检查做业。几个人看着答案,发生了争执。“-5的相反数,就是5!你这个学渣!”老六嫌弃地说:“你文化那么低,不要说话!”

  未来,是一个缥缈而虚幻的词。谁也无法预知这个男孩的将来,但,力所能及地送去一点希望、温暖,是他们能够做到的。

  做了大半年的视频,他们越来越意识到,帮助并不是总能面面俱到,他们有时带去给孤寡老人的物资,甚至会被人偷走。对此,刘业华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想过装摄像头,但显然这不是一个最好的办法,只要别人想偷,总有办法偷。如果抓到了人,怎么处理也是一个问题。

  这群年轻人不是没有无力感和担心,因为他们知道,单纯地定时送去物资、金钱,不是解决问题的最终方法。对于一些尚且有劳动力的人来说,寻找一种可以维持的谋生方法是很重要的。他们想过用直播的方式,去帮助这些人售卖农产品,不过这一切并不是那么容易,一场从零开始的摸索又要开始了。他们也考虑过扩展现有的团队,但他们也明白,无法帮助所有人。那些患有精神疾病的贫困者,甚至无法保管好他们送去的物资。一家全部都带有残疾的,想要帮扶,更是艰难。

  一户人家,奶奶90岁,单眼失明,腰部疼痛难以行走,两个儿子都患有精神疾病。刘业华给奶奶带去了拐杖,那一刹那,她“开心的像个小孩”。她和这三位年轻人已经熟识,看着他们到来,总是老远就打招呼。

  一些住在发廊附近的人,为了支持他们,还特地跑来剪头。显然,资金限制也是一个问题,纯属凭着热情做公益是无法长久的。幸好还有本职工作能够给他们提供帮助。视频网站的激励计划也能带来一些收入,他们还特地做了一个视频,盘点了由视频带来的收益,这些从网络汇聚而来的心意,将传递给小城里需要帮助的人们。

  他们之所以受到b站上年轻人的支持,并不是没有道理。这一代的年轻人,厌倦观看参与浮于表面的公益,那些深入的、真实的、日常的,打动了他们。尽管这支小队干着粗活累活,但总有欢声笑语。即使隔着重重山水,年轻人们的牵挂和鼓励始终在网络陪伴着他们,就像他们把这些日常行走的点滴,通过网络传递给年轻人们一样。

  在评论区,你可以看到他们对视频主人公的问好,也会留言问:什么时候再去看看哪位爷爷,哪位奶奶?某位姐姐最近好吗?那身患重病的年轻人去医院了没有?

  “如果不是真诚,谁愿意重复这些复杂又烦闷的工作。如果不是温柔,谁愿意不停去关心照顾本就毫无关系的人?”这像是对他们行动真谛的反问。

  这里的人被教授以养蜂的方法,希望能够靠蜂蜜带来一笔收入。村子里的人对他们很熟悉。远远地看见他们,就招呼着到家里去吃蜂巢蜜和青枣。

  新鲜割下的蜂巢蜜,味道甜美。偶尔有几只蜜蜂贴在他们身上温柔地爬来爬去,并不蜇人。院子里,结着青枣的树木枝叶疏朗,光影从叶子间静谧的洒落。

  在这个并不繁华的小城,三个年轻人的小队还在前行着。他们好像很少去追寻“为什么要做下去”,不是那些要用慷慨激昂的语调去描述的华丽言辞,也许仅仅只是因为“一点爱”。这大概就是属于年轻人的执着。

  带盲爷爷一同上街的这一天,他们一同坐在田埂旁,沐浴在夕阳橙黄色的柔辉里,絮絮闲话着家常。这样的日子,踏实且温暖。风吹动了杂草,发出哗哗的声响。远处是连绵无际的远山和茵茵绿树。尽管无法用双眼去证实,但有一些东西,是能够被缓慢而深刻地感知到的。


365体育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