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后伪装成上吊现场连续6人遇害|中国大案纪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8-29 13:28     作者:365体育官网

  1986年12月31日,辽宁北镇县公安局刑警队接到青堆子镇派出所报告:青堆子桥东侧栏杆上悬挂一具无名男尸,年纪约60余岁。刑警队赶赴现场,检验尸体后认为死者上吊自杀可能性较大。在场围观群众提供,死者可能是县化肥厂某职工的傻子舅舅。

  令他们想不到的是,事隔数日,刑警队接到盘山县公安局电线日,盘山县双台区马家村57岁农民范海莹在盘山车站被一年约30多岁的小个子雇去拉货未归,一辆胶轮车和一头骡子下落不明。

  经范的家属辨认,死者就是范海莹,并证实范被抢走辆胶轮车和一头骡子,以及随身所带的牲畜执照和零钱。至此,才认定这是一起杀人抢劫案。

  然而,此时尸体已经被火化,现场早已经被破坏,刑警队再想破案已经是难上加难,没办法他们只好将30多岁的小个子作为唯一的线索加以寻找,但一个县这样的人如此之多,简直如同大海捞针!

  不到半个月之后,1987年1月19日上午,北镇县公安局接到曹屯乡派出所报告:徐屯村桥西侧悬挂一具无名男尸,头部有轻微钝器伤。

  不久之后,他们便接到锦县公安局电话:锦县新床子乡曹屯村车主王树林于1月18日上午赶车去大凌河车站拉脚未归。

  经王树林家属前来辨认死者的遗留物,证实死者是王树林,系被害身亡,被抢去畜力车一辆,车牌号“08109”,同时还有一匹深红色的马,一只“东风”牌手表和一份牲畜执照。

  凶手并没有停止犯案!1月26日,北镇县公安局接到锦县公安局协查电线岁农民杜有余赶一辆青色马和灰驴拉的小型胶轮车,去石山车站拉脚时,被一个30多岁、小个子人雇去后失踪。2月9日,北镇县公安局又接到赵屯派出所报告:吴家乡合兴村排灌站涵洞内发现一具男尸,脖子上紧勒着一根绳子,现场还有一辆自行车。

  经查,死者是赵西村59岁农民李宪延,此人于2月7日赶车去赵屯车站运输时被人雇走的。

  市、县公安局刑侦人员同时到达现场进行勘查。他们发现:死者头部有钝器打击伤,系窒息死亡。死者家属证实死者的驴车、牲畜执照、零钱均被抢走。而现场遗留的自行车是报案待查的2月6日晚西市饭店女服务员常某丢失的,很明显这又是一起杀人抢劫案!当侦查员们刚从现场回到赵屯派出所分析案情时,就接到青堆子派出所报告:砖合村一位群众在拾柴时,发现机翻地土坑内有一具无名男尸,脖上勒着绳子。

  侦查员们又当即赶往现场,经尸检勘查,认定这是一起杀人案的移尸现场。根据死者年龄衣着、相貌特征,很快查出死者就是1月25日失踪的锦县石山镇双岭村的杜有余。

  从1986年12月30日至1987年2月7日,39天中竟连续4人被抢劫后杀害,震动了市、县公安局。大家认为,这是一起罕见的系列特大杀人抢劫案。案犯杀人抢劫后,伪造上吊自杀现场或将尸体藏匿于野外,证明案犯是一个心狠手毒、似有前科的亡命之徒。案犯杀人手段相同,4具尸体都出现在北镇县境内,说明案犯熟悉本地情况。此案如不及时侦破,将有更多人遇害。

  经研究决定,立即由市、县公安局领导指挥,组成40余人的“210”专案组,分片包干,责任落实,全力破案。在之后的调查过程中,沟帮子逐渐成了重点地区。

  原来,侦查员们根据现场勘查后调查的情况,对整个案情进行综合分析:1、据目击者提供,有两名死者都是先后被一个30多岁、小个子的人雇走后被害的。2、案犯几次出现在沟帮子,盗走自行车东窜到盘山县,西窜至锦县,作案后又甩掉自行车,主要目标是抢劫胶轮车、牲畜。3、案犯采取以雇车为名,用绳索勒死赶车人,抢走车和牲畜并趁黑夜抛尸的作案手段相同,且熟悉地理环境。4、案犯4次杀人抢劫均从车站雇车开始,每次作案后都从死者身上抢去牲畜执照和畜力车证件,说明作案后为的是销赃。使破组做出布器,一、对沟子区所属乡、镇、村、企事业单位调查走访。二、控制车站、旅店和牲畜市场。三、重点排查30多岁、小个子“雇车人”。

  在调查中,60多岁的赶车人孙炳信反映:2月5日,沟帮子车站拉脚时,遇到一个30多岁、小个子男人,头戴灰色鸭舌帽、身穿半截黑面羊皮大衣。此人圆脸、厚嘴唇、声音粗哑。他雇孙炳信的车去盘山县胡家镇,付给12元车费,“雇车人”把一辆自行车放在马车上,却又偏偏要走乡间小道,在路上,“雇车人”在马车上几次打听车和马能值多少钱、出来搞运输要不要带牲畜执照、路上是否检查证件。这让孙炳信感到有些异常,不由得起了防备之心!

  当天色渐黑时,“雇车人”突然拿起绳子朝孙炳信脖子勒去,没想到孙炳信及时发现抡起鞭子反击,“雇车人”见势不妙,骑上自行车趁夜溜掉了。无巧不成书的是,2月7日早,孙炳信赶车在沟帮子铁路前又与这个“雇车人”遇上了,“雇车人”慌忙骑车逃跑,孙炳信赶车追没追上,他观察到“雇车人”逃跑的方向是赵屯镇。

  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这个行凶未逞的“雇车人”与4起杀人抢劫案的手段相同,其年龄、身高与掌握的情况一致。同时侦查员注意到:“雇车人”对现时牲畜价格、运输规章不了解,在寒冷的冬季只穿一件半截皮大衣,头戴鸭舌帽。种种迹象表明,“雇车人”很可能是个在押多年的刑满释放人员。

  侦查员经过反复推敲,很快确定“雇车人”的活动范围,制定出侦查方案:1、对沟帮子一带加强社会面控制,被害人提供的“雇车人”逃窜方向,对通往赵屯、青堆子两地的沿途各村走访调查。2、召开北镇县南半部的12个乡镇派出所长、厂矿保卫科股长紧急开会,公布案情和案犯特征,动员群众注意发现被抢走的车畜、销赃场所,检举重大嫌疑人。3、充分利用车站、旅店、牲畜市场的特情力量,交给任务,定点接头。在主要交通要道设立堵卡点。一张抓捕杀人抢劫犯——“雇车人”的恢恢天网撒开了!

  2月13日,派往青堆子镇的侦查员得到报告:1月20日下午,有人在桥南丁字路口发现一个30多岁、小个子,头戴灰色鸭舌帽、身穿半截皮大衣的车夫与几个农民讲价卖掉马车。

  车夫的胶轮车和一匹深红马最少值700元,车夫却以480元卖给了一个40多岁、中等个的人。侦查员从这一线具尸体和被抢走的一匹深红马。这个“卖车人”的体貌、衣着与“雇车人”极为相似。他为什么将价值700元的马车便宜卖给他人?这个“卖车人”有可能就是杀人抢劫的“雇车人”,作案后急于销赃。

  但是,“卖车人”和买车人均不知去向。侦查员经过走访得到另一个渺茫的线索:当时在“卖车人”周围有个60多岁老头儿也想买这台便宜车却没买成。这个老头儿可能姓李,两年前从吴家乡迁到青堆子镇,不知具体落户地点。侦查员估计此人知道“卖车人”或买车人的去向,于是决定立即查找姓李的老头儿。深夜,侦查员与青堆子镇派出所全体民警仔细查阅近两年从吴家乡迁来的准迁证和各村户口卡,终于查到砖台村有一个叫李树真的老头儿,侦查员连夜赶到砖台村,才知道李树真现在吴家乡东兴村外甥家。侦查员又驱车50里赶到东兴村。

  经访问得知,李树真已有两个月没外出了,但他却提供了一条线索:一个人叫佟树和,面貌、年龄和他相仿,也会赶车,爱养牲畜,也是两年前迁到砖台村的。于是,侦查员又回到砖合村,很快证明佟树和正是当时在场的那个老头儿。他回忆起“卖车人”的特征,与孙炳信2月5日遇到那个行凶的“雇车人”基本一致。佟树和还告诉侦查员:买车人可能是王粮乡于家村一带的人。

  此时已是凌晨4点了!为尽快找到1月20日买走深红马和胶轮车的人,以查找“卖车人”的踪迹,2月14日上午,青堆子镇派出所组织召开管界内贩卖牲畜人员座谈会,发动群众提供40岁左右、中等个、经常在牲畜市场贩卖牲畜的人。

  很快,有人反映此人很像于家村的李树生。15分钟后,侦查员在于家村李树生家找到了他在1月20日以480元买的深红马和胶轮车。侦查员机警地在车板缝深处发现几处凝固血迹,车牌号为“08109”。这正是1月18日王树林被杀后被抢走的深红马和胶轮车。

  与此同时,青堆子镇砖台村个体专业户曹占海报告:1月26日下午,他在家买了一过路人的一台胶轮车和一马一驴,仅花了500元。卖车人自称是锦县石山镇双岭村的杜有余,侦查员将曹占海买来的胶轮车和马、驴进行核查,确认是1月25日杜有余被杀后抢走的车马。

  李树生和曹占海所反映的“卖车人”的相貌、衣着与“雇车人”完全一致,“雇车人”都是采取作案后第二天销赃的手段。据此,“雇车人”就是先后杀死王树林、杜有余并抢走车畜的案犯。侦查员历经两个昼夜,获取了案犯杀人抢劫的赃物,进一步把握了案犯详细特征和踪迹,并及时向专案组汇报,全体干警信心大增。

  2月15日,专案组根据已掌握的线索,加派警力,深入盘山、锦县、北镇8县各车站、牲畜市场和交通公路,由侦查员带领辨认人组成若干小组全面出击,奔赴各自战斗岗位。

  2月17日,晚霞的余辉映照在盘山县大地。一辆北京吉普车中速行驶在公路上。司机里冶是个年轻工人,他开车送辨认人曹占海、张海涛回家。尽管奔波了一天,但他们三人都有一个共同意念:随时警惕,决不放过“雇车人”。

  他们在行驶的车中密切注视着公路上的情况。里冶看见前方有两辆马车,踩大油门追了上去,只见两个赶车人一老一少,不符合“雇车人”相貌特征,里冶又驱车向前。当车开出8公里时,里冶发现前方有一辆驴车缓缓而行,他立即将车开到驴车前,三人跳下吉普车。

  眼前是一个30多岁的赶车人,小个儿、厚嘴唇、头戴灰色鸭舌帽、身穿毛料中山服。三人立即交换了眼色,里冶投石问路:“请问,东边是什么村?”赶车人结结巴巴地说:“那个村是……”曹占海突然发问:“你卖给我的那匹马怎么第二天就死了?”赶车人顿时一愣,连忙辩解:“我的马没病,不可能……”刹那间,里冶猛地朝赶车人连击两拳,曹占海、张海涛趁势上前将“赶车人”扭住,押上吉普车。

  在沟帮子公安分局,辨认人孙炳信、李树生等10余名群众分别辨认这个“赶车人”,一致认定此人正是那个“雇车人”!众目睽睽之下,杀人凶犯低下了头。

  经审,杀人抢劫犯张树山,34岁,原籍北镇县沟帮子乡。1973年因盗窃罪被判刑8年,刑满释放后投奔黑龙江五常县其继父家。张树山恶习不改,又因盗窃罪被判10年,被投入泰来县三棵树劳改支队,1986年11月24日张树生被释放后,流窜回到北镇县。经过几天观察,他发现车站上每天有许多畜力车,赶车人又大多是老年人。便以雇车为名,骗走车夫,杀人抢劫车畜,进行销赃。

  自1986年12月30日到1987年2月7日,他4次乘赶车人不备,用绳子勒死4人抢走车畜,又于2月16日继续采取同样手段杀死盘山县农民张立和藏尸于曙光油田附近土坑中,直至2月17日赶车待机销赃被捕为止。

  但是,案件并没有就此了结。侦查员在审讯过程中认线、张树山在北镇县两个多月就作案5起;2、1986年11月24日张树山被释放后,12月30日和1987年1月18日在北镇县作案两次,而这期间也就是1986年12月30日到1987年1月18日去向不明;3、从核对缴获的赃物中发现,张树山随身穿的半截黑面羊皮大衣来源不清。据此认为张树山窜到北镇县之后,头两次作案之间还有作案可能。于是,警方一边审讯,一边派侦查员前往黑龙江省泰来县公安局。

  通报案情后,泰来县刑警队恍然大悟:1987年1月12日,泰来县大榆树乡太平村农民刘宝田赶车去泰来镇途中遭劫,被人杀死抛尸在路旁土井里,同时还发生两起抢劫未遂案。刑警队认定均系一人所为,但并案侦查未破。北镇县侦查员出示张树山照片,让被害人辨认,被害人当即确认张树山就是抢劫未遂者。又经死者刘宝田家证明,刘宝国被杀时穿的是黑面半截黑面羊皮大衣。从而认定张树山是泰来县三起杀人抢劫案的罪犯,张树山亦供认不法,交待了全部犯罪过程。

  至此,北镇县公安局奋战8天8夜,一举破获这起特大系列杀人抢劫案。这是案情分析较透、案犯刻画较准,调查走访深入,充分发挥派出所、治保会的职能作用和广泛发动群众迅速获取罪证的结果。


365体育官网